700MHz頻段被全球公認為是數字紅利頻譜,其走向一直備受矚目。2020年4月1日,工信部發布《關于調整700MHz頻段頻率使用規劃的通知》,要求將部分原用于廣播電視業務的頻譜資源重新規劃用于移動通信系統,消息一出再次挑動業內敏感的神經。

中國廣電作為該頻段的使用者,在5G 700MHz規劃和建設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并且已經做著積極探索和實踐。《通知》的發布有助于調動產業鏈各方的積極性,推動廣電5G 700MHz的建設進度。但基于清頻、資金、網絡整合等多方面因素,廣電700M頻段部署使用依然任重道遠,在網絡建設、業務運營以及市場化方面都將面臨巨大的壓力和挑戰。

5G 700MHz部署成大勢所趨

隨著5G時代的到來,市場對頻譜資源的需求持續增長,作為不可再生的稀缺資源,頻譜資源短缺成為5G發展中面臨的一大難題。而隨著5G建設進度的加快,運營商的資金壓力日益凸顯,尋求更優質的頻譜成為運營商關注的焦點。 700MHz具有信號覆蓋廣、穿透力強等特性,適合大范圍網絡覆蓋,且組網成本低。尤其對于5G來說,700MHz更是黃金頻段。以農村為例,相同技術條件下的站點數量2.6GHz約是700MHz的5倍、3.5GHz約6倍、4.9GHz約9倍。近年來隨著地面數字電視技術的發展,在更多的地區釋放出700MHz頻段、并將其用于頻譜利用率更高的移動通信系統正在逐漸成為業內的共識。

全球范圍來看,很多國家陸續對700MHz頻譜進行清理并已經將其用于4G通信。5G大門開啟之后,一些國家也在考慮或者正在推進將700MHz用于5G網絡發展。目前瑞典已經完成首輪5G 700MHz頻段拍賣,韓國、荷蘭等國家將700MHz用于5G建設也提上日程,美國運營商還計劃在2020年用700MHz頻段部署5G SA。數據顯示,全球已有45個國家在700MHz頻段實現4G商用,2020年將有61個國家計劃在700MHz頻段實現5G商用。 在中國,電信運營商和廣電關于700MHz頻段的博弈從來沒有停止,而且波及范圍非常廣。此前浙江、青海移動運營商曾在政府的支持下進行700MHz頻段4G試點,但并未引起太大波瀾。國內電信業諸多專家、學者、產業人士也多次呼吁將700MHz重新分配,并用于移動通信發展。但在糾葛的部門利益面前, 700MHz的歸屬和利用問題始終懸而未決。在2020年這一問題迎來轉機,工信部批準700MHz頻段用于5G移動通信,700MHz頻率的規劃在多年之后終于塵埃落定。 一方面,陜西、廣州等多地已經確定了到2020年正式停止模擬電視信號,700MHz頻譜資源釋放已箭在弦上。另一方面,2020年將成為中國5G覆蓋和容量建設的重要一年,其中頻譜起到重要的作用。5G面向多樣化應用場景,需要高、中、低頻協同工作,而我國已規劃或待規劃的5G頻譜大部分都在3GHz以上,5G低頻部分規劃尤其是1GHz以下頻段成了當前我國5G部署工作當中的重中之重。在多方因素推動下,中國將700MHz用于5G建設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廣電700MHz 5G探索

廣電作為目前700MHz的使用者為推動700MHz 5G的成熟已經做了很多工作,并且多地已經開始探索5G及700MHz無線網絡試點建設工作。 一方面,不斷推動700MHz 5G標準和產業成熟。廣電完成了全球首個5G 700MHz(Band n28)大載頻帶寬提案在3GPP全會立項通過,并在2020年3月19日,被列為國際標準,這為基于700MHz頻譜的業態創新提供了全新機遇和可能。在5G NR廣播特性方面,中國廣電聯合行業伙伴作為支持者共同推動R-17 NR廣播提案立項,此提案在3GPP #86全會上獲得通過。此外,中國廣電還聯合美國無線運營商T-Mobile提交5G 600MHz/700MHz大尺寸終端4接收天線的提案并獲通過。 另一方面,廣電在經過前期密集的5G戰略合作簽約之后,基于700MHz的5G網絡建設也在各地展開,并且近期明顯提速。中國鐵塔在財報會上首次給出了中國廣電5G建設的數據:2019年底前已在個別省市接到廣電5G站址需求超過1500個。目前在山東、湖北、貴州、北京等地已經相繼開展了“5G+700MHz”基站建設工作。并且一些地方運營商已經開始探索5G業務。疫情期間,廣電采用700MHz+SA為雷神山醫院建設5G網絡就成為典型案例之一。此前,廣電也通過有線無線融合網建立了700MHz的業務使用場景,并在重慶、貴州、甘肅、廣東等地試點相關業務,比如:WIFI覆蓋保障、智慧城市、地質災害監測等等。

實際上目前700MHz仍被中國廣電掌控,隨著廣電相關清頻方案的出臺,或將助力廣電5G網絡的全面部署。

后續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工信部發布的通知中,并沒有明確700MHz的使用分配方案,未來這部分頻譜如何分配,或將取決于多方談判博弈。一方面,單純依靠廣電的力量能否推動700MHz建設,目前還存在一些不確定性,這為共享700MHz頻段帶來可能。 首先,700MHz在用于5G之前,還存在一些難點問題,涉及到很多復雜工作。其中首要任務就包括清頻。700MHz此前被我國各地廣電系統及機構廣泛地用于相應地區的地面數字電視、CMMB等多個領域,客觀上造成了清頻工作的復雜性。同時在清頻過程中面臨萬級發射機關閉/新增/調整等變動,經統計整個工程投資將超過數百億。工信部發布的《通知》中明確表示,在頻率遷移、臺址搬遷、設備改造等工作產生的費用原則上由700MHz頻段移動通信系統頻率使用人承擔。 其次,廣電5G另一個不確定的因素在于自身的實力,廣電近年在傳統電視業務中營收、利潤整體情況并不樂觀,行業呈現整體下行趨勢,參與到高投入的通信基建中或許將力不從心。以廣電網絡10家上市公司為例,2019年前三季度,營業總收入同比下降11.36%、利潤率同比下降0.25%。并且盡管利用700MHz對于廣電來說建設成本優勢極為巨大,但不管是人才儲備、運營經驗等等,廣電還存在明顯的不足。

但另一方面700MHz頻段如果共享多家使用,并逐步實現互相異網漫游,廣電在5G建網和業務開展上的優勢將面臨擠壓。有分析認為,從廣電角度出發,要爭取將700MHz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不主張共建共享700MHz,否則就是替別人做嫁衣。 縱觀全局,目前廣電還是一個條塊分割的市場,雖然行業一直在整合,并依靠行政力量不斷推動,但由于牽扯到多方利益以及一些省網實力雄厚,目前整合工作仍未完成。并且從本質上來看,雖然至今為止國網與多家省網簽訂了整合框架協議,但并未能取得可見的成績,仍舊處于各自為政、分散經營的局面。而無論是廣電自建還是共建共享700 MHz,基于牌照的使用、全國性業務的推廣、節約建設成本等多方面考慮,都需要實現真正的“全國一網”。 對于未來,廣電如何打好手中700MHz這張競爭王牌,如何在5G這場牌局中找到差異化玩法都值得期待! 本文來源于微信公眾號“流媒體網(ID:iptvott)”